(執法檢查組現場檢查企業大氣污染防治情況。)
  
  (醴陵市白兔潭鎮珍珠岩粉廠粉塵漫天,十分嗆鼻。)
  
  (岩粉廠周圍也被粉塵覆蓋。)
  前期報道:湖南省大氣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的台前幕後(現場篇)
  湖南省大氣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的台前幕後(成效篇)
  湖南省大氣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的台前幕後(問題篇)
   紅網通訊員 梁斌勛 報道
  
  編前按:2014年以來,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在2013年聽取和審議省政府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氣污染防治法》(以下簡稱大氣污染防治法)情況專項工作報告的基礎上,設立並公開舉報電話,採取明查與暗訪相結合的方式,在全省上下聯動組織開展了大氣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
  省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監督處的梁斌勛作為大氣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辦公室現場組和綜合組工作人員,參與了重點抽查第三組相關檢查,並寫下數萬字的《台前與幕後——大氣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系列手記》,記錄了當時所見所聞、所思所行,呼籲重視大氣污染問題,向污染宣戰,全力推進依法治污,使湖南的天更藍、水更清、山更綠!
   手記十三:華菱漣鋼集團環保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贏
  
  婁底是湖南的魯爾區,鋼鐵、火電、水泥、化工是該市的主要支柱產業,既是湖南省的重要能源原材料基地,也是大氣污染的重點防治區域。
  近幾年來,婁底市政府及有關部門履行環保職責,採取措施積極推進大氣污染防治工作,重點加強了煙氣、塵和尾氣減排,二氧化硫等大氣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呈下降趨勢。
  2014年10月16日下午,在十里鋼城,我們瞭解到1958年建成投產的華菱漣鋼集團公司是中南地區重要的板材生產基地,目前已形成年產鋼800萬噸的綜合生產規模。2013年成為國家工信部首批45家符合行業規範的鋼鐵企業,名列中國500強企業之中。
  “十一五”以來,該公司先後建設的原料加工場工程、燒結機技術改造工程等40餘個項目環評執行率100%,採用國際國內先進的工藝和除塵新技術,實施低碳鋼鐵冶煉新技術,新建3200m3大高爐、210噸轉爐、2250熱軋板等項目。2013年2月,拆除了最後3座400m3級高能耗、高污染的小高爐。
  同時,漣鋼集團大力發展循環經濟,狠抓資源、能源的綜合利用,最大限度回收利用富餘高爐、轉爐、焦爐煤氣和蒸汽。除供應婁底市城區煤氣外,建設了高爐煤氣發電工程、燃氣聯合循環發電工程、煤氣餘壓高爐TRT發電工程、燒結機餘熱利用發電工程,總裝機容量達434MW,年實現自發電29億度,自發電比例達到70%,年減少煤氣放散達59億m3、減少二氧化碳排放270萬噸,實現了環保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贏。
  但是由於鋼鐵產能過剩、市場疲軟、效益下滑,該公司目前處境有點艱難。現場檢查發現,生產現場管理還待改進,其焦化廠、煉鐵廠燒結線二氧化硫等還不能穩定達標排放,爐料公司粉塵污染也比較突出。
  在國家級婁底經濟技術開發區,我們發現工地建設如火如荼,但部分工地揚塵防治措施不佳,黃土裸露的工地較多,公路上的渣土車不時揚起陣陣灰塵。
  手記十四:上市公司的社會責任感到哪裡去了?
  
  2014年10月17日上午,在長株潭等地遭遇嚴重空氣污染的背景下,省人大常委會秘書長彭憲法帶領第三組大隊伍,坐上大中巴,直赴冷水江市工業重鎮禾青鎮開展重點抽查。
  我們下高速不久,就抵達禾青鎮境內的上市公司湖北宜化集團湖南子公司廠區,空氣中瀰漫著刺鼻的氣味。據當地一名資深局長和環保志願者實名舉報,該公司在夜間經常偷排廢水廢氣,造成里福橋河水污染等環境污染嚴重,周邊群眾意見十分強烈。檢查完廠區,彭憲法秘書長提出到其廢水排放口檢查,但該公司負責人竟不予理會。我一聽火冒三丈,彭憲法秘書長立即安排我去現場暗訪。
  我和湖南經濟電視臺記者文舒、莫世明驅車來到其排污口,只見一名老漢正在排污口附近清理里福橋河裡的垃圾,他說:“這兩天省里的檢查組就會來了,要趕緊清理乾凈才行”。我湊近排污口,發現排放的卻是清水,清澈得讓人心生疑惑。
  因為此前9月25日上午,我和執法檢查辦公室工作人員陶政波,與中國環境報、湖南日報、教育電視臺的記者,以及有關執法人員一起,根據當地一名資深局長的實名舉報,曾深入該公司周邊暗訪,發現其煙囪偷排黑煙,排污口惡臭熏人,滾滾烏黑廢水流入河中,和上游新邵縣企業排放污水匯合在一起,河水黑黃涇渭分明。隨行婁底市環保局執法人員現場採了水樣,化驗結果表明廢水中化學需氧量嚴重超標。
  10月17日,執法檢查組冷水江市反饋了整改意見。但湖北宜化集團湖南子公司不僅不積極整改,仍多次惡意偷排,群眾反映強烈。根據群眾舉報,10月29日該公司晚上又大量偷排廢水,經里福河排入資江,暗訪組實地錄像取證並採樣,化驗結果表明,發現多項指標嚴重超標。其偷排廢水中化學需氧量、氨氮、砷排放指標分別超過國家排放標準8.85倍、6.5倍、1倍,嚴重污染當地環境。11月下旬,冷水江市環保局決定對該公司立案調查。
  省人大常委會委員、環資委副主任委員薑玉泉對此氣憤地說:“上市公司的社會責任感到哪裡去了?”
   手記十五:消防武警校官和新聞記者仿佛置身救火現場
  
  2014年10月17日清晨,省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大氣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辦公室副主任率領祁聖芳暗訪小組,一路直插錫礦山礦區。
  工作人員歐陽文鋒向大家介紹,這裡的銻儲量約占全世界總儲量的35%,經過幾百年來的掠奪式開采和粗放式冶煉後,資源儲量急劇減少。車行在崎嶇不平的山路上,一路顛簸來到了礦區。
  曾任武警少校的陶政波看到礦區滿目蒼荑,礦洞密佈,廢渣遍地,以為置身激戰後的戰場,有手握衝鋒槍想幹掉那些冒著黑煙的碉堡的衝動。
  在很多煉銻企業生產車間,記者劉容和李國平發現一些企業沒有煙氣脫硫設施,車間里也是粉塵瀰漫,煙氣窒息感強烈,人影若隱若現,讓曾任消防大隊長的歐陽文鋒中校仿佛回到昔日救火現場,潛意識地仔細尋找受困的群眾和戰友。
  在閃星銻業公司在線監控室,省環保廳執法人員歐陽中浩翻閱該公司監測記錄,他說:“2013年7至8月,二氧化硫排放超標十分嚴重,7月份全月超標,最高時超標近3倍。”
  手記十六: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
  
  2014年12月17日中午12點半,檢查組回到賓館剛剛進房間,午餐還沒吃,省人大常委會辦公廳秘書處肖向良副處長就打電話通知我:“彭憲法秘書長找你,交待下午執法檢查交換意見的主要觀點,你快到他房間來。”
  接到指示後,我又去向檢查組長田家貴主任委員請示,還需要再強調的有關事項。在路上,我邊走邊在手機印象筆記上,迅速草擬和完善兩個材料的提綱。
  由於辦公廳秘書處何平地臨時有緊急公事留在長沙,材料起草二人小組成員只剩下李超孤身一人。見此,我和李向軍趕緊救場。
  三個“臭皮匠”,還真是頂個“諸葛亮”。我們三人一合計,根據彭憲法秘書長和田家貴主任委員的觀點、綜合委員們在檢查時發言和暗訪情況,開始彙總整理檢查組書面反饋意見。
  李超文字功底扎實,一點就通,我們一邊商量,他就手指翻飛在電腦上盲打。2點50分,二個多小時的忙碌,5千餘字的反饋意見(建議稿)和主持詞先後新鮮出爐,讓一旁守候的研究室辦公室主任李向軍懸心落實,他稍做改動就基本定稿,要求打印報送有關領導參閱。
  我和李超一路飛奔,在冷江賓館外四處尋找文印店,真不湊巧,一直找到第三家才願接這個不賺錢的活。
  3點10分,當看到我倆比會議開始時間提前10分鐘出現在會議室門口,迅速將材料送到領導手中,一路電話里催命一樣的李向軍終於喜笑顏開。
   手記十七:金富源鹼業公司污染再次觸犯眾怒
  
  2014年10月17日下午,檢查組長田家貴主任委員主持召開座談會,聽取婁底市及冷水江市的相關情況彙報。祁聖芳副秘書長代表暗訪小組,首先通報了對有關區域污染的暗訪情況。王亮方副主任、彭翔副廳長等領導代表廳局發表了建議。
  在發言中,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們紛紛談到了金富源鹼業公司等企業的污染問題,該公司污染成了眾矢之的,大家群起而攻之。
  薑玉泉副主任委員氣憤地說:“去年以前每年廢氣直排800多萬公斤,每年還有800多萬噸未經處理的廢水直排資江,當地政府應該採取措施,儘快整治這類企業。”
  雀玉芳委員更是深惡痛絕,“看到工廠灰塵滿地,可以想像在哪裡工作的工人吸進了多少粉塵?真不知道當地居民是怎麼生活的?治污染,一定要有壯士斷腕的勇氣和決心。”
  李際平委員接著說:“沒想到冷水江的工業污染這樣嚴重,我站在金福源鹼業公司內,抬頭基本上看不到太陽,整個區域到處煙囪林立,都是灰濛蒙的一片。”
  彭根南委員接過話題:“犧牲環境為代價的發展不能要,先污染後治理的老路不能走。”
  梁爾源主任委員聲高八度:“環境污染治理已經進入了攻堅戰,這次執法檢查最重要的是要有實效,大氣污染防治更要衝破層層阻力,才能還家鄉秀美山河。”
  薑玉泉副主任委員緊接著說:“從我們瞭解到的情況來看,這些污染問題,都與相關的職能部門監管不到位有關。”
   手記十八:屠宰場老闆現場舉報珍珠岩粉廠污染
  
  2014年10月18日上午,重點抽查第三組暗訪小組沿106國道繼續前行。進入株洲市醴陵市白兔潭鎮不久,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彭根南剛打開車窗,忽然聞到一股帶豬屎味的惡臭,撲鼻而來,劉舒尹不禁捂住鼻子。
  下車仔細一看,原來是到了白兔潭鎮屠宰場附近。彭根南委員一行邁進宰殺車間,此時已是上午十點多,車間內除了刺鼻的惡臭味,空無一人,豬早已在清晨宰殺完,豬肉也分送到各攤點叫賣。
  走出車間,來到屠宰場的沼氣池,彭委員和李宇一起搬開池蓋,湊上前看究竟的湖南經視記者樊琳邊掩鼻,邊招呼攝像韋達一來做個口播。李宇則沿著排污溝一路走,瞭解其污水往哪裡排?污水超標沒有?
  以為會當場處罰的屠宰場老闆鬆了一口氣,手往外一指,向我們舉報說:“其實,那家珍珠岩粉廠才算得上污染嚴重。”
  我們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發現幾百米處有一家機器轟嗚的岩粉廠,廠區外的道路、樹葉上都覆蓋著厚厚白色粉塵,仿佛剛下了一場鵝毛大雪。
  彭根南委員一邊往前走,路上便清晰地印出了他的鞋印。他走進生產車間,只見燈光昏暗,岩塵瀰漫,勞動條件惡劣,幾名男女工人全身都是粉塵,正在裝袋。臉上、眉毛上沾有不少岩塵,藍色工作服上白色岩粉一大片。
  可能是發現一幫外人進廠,剛纔還轟鳴不已的機器聲戛然而止,只有車間門口處,一輛大貨車正在裝貨,拋一包岩粉上車,留下一片粉塵飛揚。
  彭根南委員對車間內拍完照後,在接受樊琳現場釆訪時說:“這個廠的老闆法制意識太差,工人連簡陋的除塵裝置也沒有開,工業粉塵無組織排放現象非常嚴重。”
  樊琳鑽進車間布簾,問裡面一名正在裝袋的年老工人,工資收入怎麼樣?正在忙乎的他回答,2000來元一月吧。又問他不戴口罩,粉塵入肺,生了病怎麼辦?老人嘿嘿一笑,“習慣了!”
  受粉塵刺激,一名暗訪工作人員反覆嘔吐不已,直呼劉舒尹,有礦泉水沒有?眼尖手快的樊琳早已遞上,慢了一拍的劉舒尹只好連忙遞上紙巾。
  大家在烈日當空下等待執法人員前來時,湖南經視記者樊琳和陳詩抬頭一看,不知攝像韋達一何時已是滿頭白灰,攝像機上岩塵密佈,她倆望著這位鶴髮童顏的同事,相視偷笑,露出的牙齒和岩粉一樣潔白無暇。
   手記十九:今人心生疑惑的排放許可證和現場監察記錄
  
  2014年10月18日上午,從株洲市醴陵市白兔潭鎮珍珠岩粉廠車間出來,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彭根南一邊抖落身上的岩粉,一邊問聞迅趕來的珍珠岩粉廠負責人:“有沒有環評報告書?有污染物排放許可證嗎?”
  但滿臉愁容的企業主只掏出了略帶黑色的污染物排放許可證副本,說沒有做環評報告,還沒有通過市環保“三同時”驗收,污染物排放許可證正本也沒有批下來。
  暗訪工作人員接過一看,發現醴陵市環保局為該廠核發的污染物排放許可證(副本)中,主要污染物中竟沒有粉塵或塵。有意思的是,倒是有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但生產現場又沒有發現鍋爐煙氣,也沒有燃煤和汽油等燃料焚燒,破碎機粉碎礦石為粉末,其氮氧化物和二氧化硫又從何而來?
  發現這些疑問,李宇電話告知醴陵市環保局有關領導,建議他們派執法人員帶該廠污染物排放許可證相關審批資料來現場做出說明。
  半個小時後,一臉憨厚的醴陵市環保局彭副局長帶領相關執法人員趕到了現場。聽了暗訪組的介紹之後,執法人員沒有進岩粉廠生產現場調查核實,也沒有拍照或錄像取證,就匆忙下達了污染源現場監察記錄(000243號)。
  李宇接過來一看,就有點哭笑不得,原來執法人員在車內磨蹭蠻久,並重抄一遍下達的現場監察記錄上,結論竟然為“今天未生產”,並據此作出了“責令停產,‘三同時’驗收合格後方可生產”的處罰意見,對該廠是否生產,是否非法排放粉塵等污染,卻隻字未提。
  彭根南委員又問環保局執法人員,該廠2003年下半年就開始生產了,污染很嚴重,污染物排放許可證副本核發之後,為什麼不督促其上環保設施、落實環保“三同時”措施?
  彭副局長連忙解釋,他們市環保局兩次下達過整改通知,但一直未落實到位。
  另外,當地群眾多次上網和實名舉報,市環保局也兩次下達整改通知,但為何又執行不到位?彭根南委員建議該局有關人員回去查找檔案,下午二點半前帶相關原始憑證到座談會現場,以便於進一步核實有關情況。
  (原標題:湖南省大氣污染防治法執法檢查的台前幕後(現場篇))
創作者介紹

Super

hu28huanf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